辉煌学员 辉煌学员
当前位置:首页 > 辉煌学员 > 北京林业大学--商雯迪

北京林业大学--商雯迪

商雯迪同学

联考:292分

校考斩获:中央美术学院 四川美术学院 北京服装学院 中央戏剧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 


我画室能吹一辈子 


我是九天画室的一个小九天,我不只是个小九天,还是个小十八天。因为我复读了。


回想起来,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我听说厉害的人都去北京学画画了,我便毫不犹豫的要去北京。傻人有傻福。我找到了一个清美的老师给我推荐画室。他果断的给我推荐了一个他校友开的画室——九天画室。当时清美老师抓着我,把清美一顿夸,我一颗天地不怕的心给说的小鹿乱撞。我便怀着我要考清美的心去了九天画室。


  记得初到画室,站在画室墙上那个名校榜下,密密麻麻的名字,让我感受到这个小画室藏龙卧虎。我就在榜上找我老乡,没有,然后我指着那个榜,说:我会让我家乡的名字出现在上面。 


 要是让我回忆集训的日子,最先涌上的不是记忆,是感觉。是充实的感觉,是释然的感觉。是轻松的感觉。是缺觉的感觉。是皮的感觉。


去了画室才知道什么是充实。要知道,北京的画室几乎都是凌晨12 点下课,然后留下23小时的作业。九天的传统就是,要么熬夜要么早起,轮番换岗的去教赶作业。就常常导致画室的灯连续一个星期都不带关的。什么时间去教室都有人在画画,弄得我不画画就浑身不自在。习画的氛围可以说很浓了。同时因为熬夜,也更加的明白什么是缺觉的感觉。因为作业多的你每天只能想着画画,来不及胡思乱想,在心灵上反而是一种释然。那时的你生活只有画画,反而远离社会的杂陈,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段你苦的不堪回首的日子反而轻松自在。这种拼尽不要命的学习,等长大了,也好说,自己青春奋斗过的。这种以苦为乐的日子,再不能有比这更美好的日子了。


  把九天拿出来说事,最让我骄傲的不是成绩,也不是老师多牛逼。而是我们不只教人画画。九天还教你理想,教你放远眼光,带你提高自己的层次,你才发现,自己原来的见识就只是井底之蛙而已。九天是中小型画室,不像有些大画室老师看学生都带着功利色彩。这的老师不仅在意你的画画,还在意你的心理。会像大哥哥一样倾听你的烦恼,从心理层面解决你的画面问题。听上去很玄学很神奇哦。在九天的这两年,我几乎和老师打成一片,称兄道弟,大晚上的整个班去附近的草场地或崔各庄约饭、在食堂过生日、过年一起包饺子。真玩起来的时候就是字面意思的打成一片了(真打起来)。那时候,九天就不是画室了,而是归属。


  幽默贼皮的老刘、大男孩毅哥、豪爽的牛姐、脾气超好的旗旗、漆器大佬兼小卖部老板飞飞、色彩神仙猴哥、速写神人郝老师、还有听见他皮鞋声就让人瑟瑟发抖、自带气场的校长大人亮哥等等等等,九天总有一款老师适合你。


  不仅是老师,还有专管学生生活的李妈,每天骑三轮亲自去选菜的大厨李叔。每天大早都会打扫整个画室卫生的爷爷奶奶。


  我是个复读生,、央美城院全国134名、北服、川美都是小圈且联考292分,山东省第11名。看着这些标签,心理五味杂陈。我在九天独创的意识流教学下,只练了短短9天的联考,就夺得高分。却又唯独过不去心里对清华恐惧的那个坎。回想老师带着大队人马,坐着大巴奔走各个学校校考,又一遍遍的问我们校考考什么学校,一个老师当三个用的,同时教我们不同的课程。每个人都针对每个人的缺点采用不同的教法。就这样,我还是没能考过清华。想来就内疚不已,这份报答之心,可能以后都说不出口、表达不了了。


  当我终于校考完,回去学文化时,才发现,原来我在九天,把文化课完完全全的扔掉了,捡的很辛苦。在这里由衷的劝告一句,能背个单词就背一个,不要全部扔掉。经历高考的摧残后,更苦的是报志愿。最后在亮哥建议下,我报了清华(小声):旁边的北京林业大学。亮哥说: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等我以后去隔壁做研究生。  


所以什么是九天啊?

是怀柔写生,看着山花烂漫,画的跟鬼一样。

是半夜赶作业,点上一份外卖,撒的画纸上满是油点。

是大冬早的早起,和同学在大霾大雾里跑去草场地吃早餐。

是早起党和熬夜党换岗画画,导致画室的灯一个星期没关过。

是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却一点也没瘦下来,反而多出来的二十斤肉。

是大冬天的熬夜画画,直到在冷的嗅出氟利昂味道的空气中看见日出。

是让我吹一辈子的地方。


上一篇:中央美术学院--肖婵 下一篇:中央美术学院--杨迪
您还可以这样关注我们
400-600-5040

艺考咨询专线

400-600-5040
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东-南皋路临39号
报名入学,可提前电话预约免费接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