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学员 辉煌学员
当前位置:首页 > 辉煌学员 > 中央美术学院--肖婵

中央美术学院--肖婵

肖婵同学

联考湖南省261分

校考斩获:中央美术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中国传媒大学 四川美术学院 


我与九天的故事


起初我分不明白绘画对我来说是什么。


15岁,画画,冷冰冰。

一个人来到了北京,宋庄一个小小的画室。我心无旁骛,只知循规蹈矩地画,能忍受伙食里常出现的钢丝球。如果不是经历了被偷钱,被诬陷,老师不理睬,同学胡乱猜疑的一系列事情。我或许还能忍受那样的生活。

一个月,我离开了。对北京的印象很冷,冷到我不想再来。


16岁,画画,好像一切都有点不一样。


前一年的遭遇,让我无法对集训生活产生期待。又在暑假来到了北京,第一次走进了九天,也以为不过是另一个冷冰冰的地方。那时我还不知道,后来与第一次认识暑假班的同学,度过了最重要的日子。

伙食不错,但不对我嗜辣的胃口。但某次食堂自制了面条,那口感和味道比饭店做的还好。我十分喜欢。

我依旧按部就班画画,却不像之前不得要领,渐渐有了领悟。虽然是高二暑假班,为我们代课的老师,依旧来自清华美院。我学到了不少东西。要到分别时,身边的小伙伴说,明年一起来。

他们离开,我还有两周的课程。于是被安排进了正式的高考班。和要参加高考的学姐学长一起画画。那个班的老师来自央美,说了许多美院与名人的趣事;又安慰我,不要觉得太早出来是委屈。像你这样的年纪一个人跑来北京,很不容易。他不因我年纪小而看轻。

我倍受鼓励。



17岁,画画,成为了我的路。

我从小喜欢美术。外出学习的这两年,我渐渐明白这不仅是个爱好。最终决定,要走艺考这条路。

这个决定不容易。艺考总被人误解,这不是高考的一条捷径,而是充满艰辛的试炼。


再次踏入九天,我全副武装。有一起来自家乡的挚友,也有去年见过的小伙伴,开始了半年多的集训生活。有趣的是,我记得那面条很好吃,某次打饭提了一嘴,第二天食堂就做了面条。后来面条出现的次数明显变多。真贴心。

由于长时间画画,加上稍有天赋。起初我的排名很是靠前。我最喜欢速写,而教速写的月亮老师是清华速写第一。练习她的风格,又现场看了几次范画指导,我对线条的掌控力进步飞速。

基础课的老师叫老刘,他教色彩很好,高级又明亮。闲时总和我们玩笑打闹,讲他在天津美院的趣事,上课和布置作业时又非常严格。在基础上给了我许多有用的指导。

不免想起,老刘陪着我们去长沙校考,等待我们考完,就带着大伙四处搜罗美食。臭豆腐,糖油粑粑,火宫殿,至今难忘。当然这是后话。

又是出去写生,又是大小考试,在一步不停歇的进度下,水平确实是突飞猛进。我正沾沾自喜时,第一次在喜爱的这条路上遇到了挫折。

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挫折。是一群人的挫折。


分进了清华央美班的20人,锻炼了好的色感,扎实的功底,开始了与平常不同的新一轮训练。要四处拍生活素材,要多看有益的图片,要研究和分析高分试卷,要学习大师绘画的观察角度。刚开始交的设计小稿,几乎没有人能过关。一次又一次被校长亮哥打回,还不够还不好,还没掌握真的要领。

我不免开始慌张。有段时间不知道我的画究竟需要画什么。和同学不谋而合,无言画到深夜。宿舍的设施比许多大学条件还好,有精致又舒服的木床,上床下桌,很是适合学习。而我最自我折磨的那段时间,放弃了舒适的小床,常常画到四点,就在桌边椅子上睡下,早上七点又跑去教室画画。

而就算很辛苦,我们的行为,是为了画“稿子”而“画”稿子,这是不对的。其实是因为不适应新的方式而焦虑,不得要领而瞎努力。

亮哥很快发现了这样的状态。于是,在某个天气很舒适的早晨,带我们去参观了清华。成排的单车,熙熙攘攘的人群,自习室好多人。旁听了几节课,又看了美院的展览,去民居拍了许多素材,逛了一天到黑夜,我们坐在操场边看着夜跑的人们,昏黄的路灯下,一辆辆自行车载着一天的尘嚣远去。那时一点都不安静,我却觉得好安宁。一直浮躁又波动的心,被抚平了。

校长还给我们放过许多电影。当时《垫底辣妹》还没在国内上映,我在教室看完哭地稀里哗啦。女主的母亲带她去参观理想的大学,我们的校长带我们参观清华。一个道理。

要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在努力,目标又在哪。要朝对的方向,做对的事,不要慌乱不安,也不要犹豫。“一定要”。


有些事,一定要达成。

大家渐渐领会,有了自己的思考和感悟。能交上像样的作品。那段时间,画过各类设计练习,也交了许多稿子,有一起熬夜通宵挨训,也有一起半夜2点下馆子稍事休息。很充实,很紧凑,很快乐,很累。

很是怀念。

我这个人,有小天赋,但没有大天赋。有时勤奋,也容易懒惰。起初劲很足,到后来容易泄气。但身边的大家,许多在练习,在坚持。陈毅老师很累,一面指导一面修改,一天到晚也没有休息。我不好意思偷懒,也不被允许偷懒。互相鼓励,互相安慰。一个班的老师和学生,是实打实的一起革命情谊。



十八岁,画画,构成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
在画室度过了十八岁生日。

就到了最重要的考试。

联考只是小试炼,只要一直专心有在学习,保持水准,就不用担心。而校考很重要。要提前做好准备,了解各类考点信息,历年考试题目。作为学生,我们显然是没有这么多的经历和知识储备。

所以,老师的建议至关重要。年轻人,总爱自作主张,以为自己选的一定对。但却不知道适不适合。老师们能根据大家的特点提出适合的学校,给出针对的练习。记得考北工业前,训练了一周,出来后班上参考的15人里,拿合格证有十来人。

校考前按部就班练习,不紧张,也不松懈。发挥自己的水平,给这段经历一个好的终结。

我记得最深的是亮哥说:“央美城院今年第一年招生,可以试试。”


我就决定考央美试试。

还记得好几场考试,起得很早,寒风瑟瑟刮在脸上有些疼。身边是人流,背着画架拖着画包。每个人都是风尘仆仆,满是是颜料和铅灰。

但大家都神采奕奕,我也不例外。坐在考场里,只想安心画完眼下这幅画。

仔细想来,心无旁骛,不去揣测结果,不去畏惧将来的时候。

是发挥最好的时候。



四月,漫长又使人着急。刚刚回归学校的我们,处于文化课还没衔接上,专业考试又出成绩的时候。好像往前没有指望和方向。

尽管画室老师反复强调回去以后要安心学习,不要被成绩牵引。但真到了那个时候,大家还是会焦急与紧张。

四月一号,我心心念念想去的清华美院出了成绩。我没拿到合格证。

那天觉得心里落空空,五味杂陈。鼓起勇气在社交软件上发了长文,告诉一直关注我的朋友们消息。那后来的几天,就像煎熬。毕竟清华美院的合格证没拿到,央美于我而言也很遥远。

好像一下失去了目标。

于是,我下定决心,那就复读吧。


而生活总是充满反转。四月十日,我恢复状态,正坐在教室上课。那是一个阳光很温暖的下午,四月的南方已开始变热。恍惚间门口有人喊我。

是一直教我的美术老师。他满脸喜悦,在阳光的映衬下更加明显。

“你过央美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过央美了!”


是的,我未曾想到,没考上想去的清华美院。却有幸拿到了央美城院的合格证。

狂喜,唏嘘,委屈。各种情感一下涌出来。

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”

于我而言:“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

于是有了目标,学校老师又很精心地教导我们。我的成绩进步很快,虽比不上考前,但足够了。高考过后,成绩出来。比一本线高了三十分。

虽然文化成绩不愁,填志愿时,我依旧陷入了两难。拿了央美合格证,但排名不够保险,有一定几率录不上;如果走联考,按文化成绩去同济大学,录取几率更大。

好像身边人的建议,都倾向于同济。


我想了想,最初究竟为什么学画画?

从小就喜欢涂鸦,后来喜欢漫画。故事里美好的世界丰富了我整个童年。初中为了能把漫画小人画得更好看,我主动要求学素描速写。就这样与艺术结缘。

是源于喜欢,是热爱。那我就应该去美院。

于是,抱着只要没录上,我就去复读的心态。我报了中央美院。


然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。

这就是我步入央美的开端。



十九岁。


美院的生活和许多大学都不一样。我感到不再受拘束,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风格,有充满创意的想法。

有许多厉害的人,大家都在闪闪发光。

我也很努力,每年至少拿一份优秀作业的奖项,也有优秀班干部与优秀社工奖学金。除了做班长参加学生会,又作为社长将公益社发展成了学校排名第一的重点社团。

还做为唯一团队,代表学校参赛,获得了市级创业大赛奖项。

大二又和伙伴一起拿到了腾讯游戏比赛奖项。

可惜,因为体育实在不好,与学校奖学金无缘。


现在在未来媒体游戏工作室担任班长。遇到了很好的老师,还有志同道合的伙伴,研究新的游戏玩法与艺术形式,还学习VRAR类的技术。

一起往独立游戏制作人道路前进。

这就是我下一个目标了。



二十岁。


画画,是我不断通向下一个目标的路。

如今,原来画师一个班的大家去了天南地北。我们逢年过节总会回画室,问候老师,也教教学弟学妹。见面就很温暖,聚聚餐,聊聊天。

这是人生最回忆满满的阶段。

而我一直往前走。

也愿常回头看看。


——婵





上一篇:中央美术学院--陈明 下一篇:北京林业大学--商雯迪
您还可以这样关注我们
400-600-5040

艺考咨询专线

400-600-5040
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东-南皋路临39号
报名入学,可提前电话预约免费接站